德国生物质能产业对中国有何启示

2019-01-07

第四届中德农业周于11月26日-28日在京举行。中德专家代表均指出,处理好禽畜粪便排放问题,利用好生物质能,是中德两国共同面临的挑战。德国在利用生物质能源方面有何经验值得中国借鉴?

生物质能循环利用,需产业链的密切配套

如何利用好生物质资源,处理好禽畜粪便排放问题,这是中德两国共同面临的挑战。生态环境是一个循环整体,一方面需要对农村自然水系和生态环境进行整体保护,另一方面需要把农业的废弃物循环利用,形成良好的环境。生物质能的利用,特别有利于促进农村的产业融合和城乡融合。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郁介绍说:“在德国哥廷根,每隔一定的区域都有大型发电厂,基本一个大规模的生物发电厂都能够吸纳周边农田的作物秸秆,并同时吸收养殖业的粪污进行处理。这得益于德国对于可再生能源的大力支持,尤其是上网电价的补贴支持。其结果不仅仅是促进能源产业发展,还会带来更多的示范效应。养牛场通过发电来为农民增收,同时处理农业废弃物,降低了温室气体排放,对农村环境优化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生物沼气不仅处理了废弃物,也解决了养殖业的粪污问题。”

德国生物能源和农业产业是一个有机结合的循环系统,生物发电厂通过秸秆粪污发电,并形成沼液,再让沼液回到农田促进生态养殖。另外,德国做的好的农场,自己铺设管网向小区供电、供暖、供气,补贴收入之外还能获得收益。由此可见,生物质能源的循环利用,需要产业链的紧密配套来实现,不仅仅是依靠政府支持,而是要让它能够真正的运行下来。同时,需要把产业链相关的主体连接起来,德国许多生物发电厂是由农场出资入股,这大大降低了成本。比如,秸秆回收成本较高,农场主成为生物质电厂入股方后,免去了秸秆成本。粪污因为有粪污管制,那么只收运费就可以配套。利益的紧密连接和配套设施的服务,使整个产业能够有机的连接起来。与会专家认为,中德生物质能之间的合作,也是全产业链的合作,从科研、教育到研发到推广到管理到企业,甚至到消费。

政策法律体系仍是核心

政府对生物质发展的支持和补贴,尤其建厂的补贴和上网补贴依然是非常必要的。政策法规体系是支撑生物质能工作的核心。中国农业农村部政策与改革司冀名峰说:“德国政策法规体系的核心是‘平衡管理’,比如《联邦土壤管理法》、《循环经济废物管理法》、《肥料使用法》、《水资源管理条例》、《可再生能源法》等,这些都对生物质能的发展有影响。德国的相关法律大体分为两类:一类是约束性规定,另一类是激励性政策。”

“对于粪污的处理和施肥管理都有明确的规定,什么时候用?用多少?哪块地用?哪种作物用?都有明确的规定和强制性的要求。粪污处理方面,会根据农场土地面积和消纳能力来决定饲养量,比如每公顷头猪9到15头,鸡是1900到3000只,鸭是450只,如果自有耕地无法消纳相应的禽畜类粪便,就必须要签订和提供相应的合同,谁帮助你消纳?谁帮助你处理?”专家举例说。

在德国,有部分农场,每公顷可以享受350欧元的补贴,但前提是用生态保护的方式经营农场,这是一种激励性政策。同时对于种养混合型农场给予20%的建设资金补贴。总的来说,德国激励性政策力度更大,协同性也更强,比如沼气发电,电网优先采购,并且价格高到4倍,这对促进沼气利用粪便非常有利。

引领绿色发展,必须推动科技进步

德国不仅是工业大国,农业方面也非常发达。柏林工业大学教授CorneliaWeltzien谈到:“中德两国面临的挑战是相似的,一方面要保证农业发展,提供充足、健康和高质的食物,另一方面我们急需确保自然资源的恢复和利用效率问题,以应对气候变化。”2018年中德合作最重要的一个议题就是“环境友好型”,如何实现自然资源可持续利用,确保资源不退化?如何推动农业和生物质资源的良好发展?这都离不开科技的进步。

国内在做的“如何实现农村地区的健康发展”议题,也是德国的一个重要议题。德国的乡村发展程度较高,城乡差异较小,小城镇和乡村人口占60%以上,实现了生产、生态、生活“三生一体”的乡村振兴战略,科技促进的生物质和农业可持续发展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德国现在强调的乡村发展中,也在不断强化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推进生态和居住相融。这个进程中,科技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比如,许多村庄使用可再生能源和环保类的建筑,除了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意义外,这也是吸引年轻人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他们觉得房屋使用了可再生能源,是环保建筑,许多年轻人会更愿意过来居住。除此之外,两国都非常关注农业数字化,未来如何为农业发展提供数字化的解决方案,也是一个重要议题。


来源:中国能源网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