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信披参差不齐 部分公司“报喜不报忧”

2019-06-06

被生态环境部点名批评,却不对外公告披露。一些上市公司在环境信息披露方面仍固守老思路,只作选择性披露,报喜不报忧。

5月9日,生态环境部网站曝光台上公布了《关于对5家重点排污单位主要污染物排放严重超标问题挂牌督办的通知》,其中,江西某环保有限公司金溪分公司被点名,主要问题是该排污单位2018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连续两个季度进入严重超标重点排污单位名单,2018年第四季度氨氮超标89天,化学需氧量超标76天。

经查,某环保有限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主要经营城市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处理,不过记者查遍该上市公司去年以来所发的公告,也没看到对此事的自我披露。

据公司年报“环境信息情况”介绍,公司每个污水处理项目有1个出水排放口,分布于污水厂区的尾水泵房,排放后直接进入江河湖等水环境。公司79家子公司、分公司,以及公司托管的一家环保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被列入2018年江西省重点排污单位名单(水环境重点排污单位)。2018年,公司污水处理业务污染物平均排放浓度、总量均不高于规定的标准。

目前的环境法律法规主要针对重点排污单位的环境信息公开义务做出了强制规定,虽然公司年报中没有详细披露重点排污单位的环境信息,但并不意味着没有问题。可查到的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公司下属单位多次被环保部门行政处罚。

记者梳理一下公开信息,收到环保行政处罚后不肯披露信息的还有钢铁、制药、化工等行业的多家上市公司。比如,某制药企业,企查查显示,2018年7月7日,山东省淄博市环境环保局曾对公司排放恶臭气体案进行了罚款处罚。但公司自始至终没有对这一信息进行披露。

甚至连个别央企在环境信息披露方面也是选择性地披露,尤其是对被执法部门处罚的信息,根本不愿提及。

国内某大型钢铁企业2017年因环保问题被行政处罚7次,涉及金额达420多万元,公司在环保信息披露中一个问题都没有提。2018年以来,公司环保情况虽有所好转,但仍有多次被处罚的记录。比如,2018年2月,公司涉嫌违法扬尘管理制度被鞍山市环境保护局处罚。2019年1月,公司涉嫌违法排放污染物案被鞍山市生态环境局罚款10万元。这些信息,公司至今都没有对外公开。

至于环保处罚信息不披露的原因,公司的说法不一。某上市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告标准有几个尺度,罚款到一定的金额,或者累计金额到一定额度,或者罚款对公司未来的重大经营有影响。从几个维度来看,许多环保行政处罚未达到需要公告的标准。

但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环境信息披露不能狭隘地理解以罚款金额或对经营有影响为公告标准,与公众有关的环保信息,尤其是重点排污单位、被行政处罚等信息,公司都应及时主动向投资者公开,并充分说明情况。

相比之下,有些企业在环境信息披露方面做得不错。

5月21日,云南铜业就公开了旗下西南铜业因超标排放被环保部门行政处罚的情况。虽然罚款只有30万元,也不属于重大违法行为,更不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重大影响,但公司还是如实向外披露了全部情况,并表示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予以改正。

其实,对环境信息披露,监管部门一直高度重视。2018年,四川证监局紧密结合定期报告格式准则新要求,严格要求辖区重点排污上市公司做好环境信息披露,及时督促未依规披露的6家公司进行了补充披露。陕西证监局还召集了兴化股份、陕西黑猫、彩虹股份、宝钛股份等17家重点排污单位高管人员就环境信息披露工作进行座谈。


来源:中国金融信息网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