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瑞银集团主席魏柏昻:对欧洲绿色金融市场持乐观态度

2020-02-04

对于气候和环境风险的忧虑,真的能转化为资本市场的投资动力吗?

在今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期间,曾于2004-2011年担任德国央行行长的现瑞银集团(UBS)主席魏柏昻(Axel Weber)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对于这一问题,欧洲资本市场上的情绪显得十分积极。

他指出,与美国相比,欧洲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具有领先优势,这可能会给欧洲资本市场带来更多的领导地位。

值得指出的是,欧央行在1月底正式宣布启动货币政策战略评估,此前欧央行行长拉加德主张将环境问题纳入央行职责。不过她也坦承,应对气候变化是否应成为央行的职责尚有争议。

对此,魏柏昻对记者表示:“如果市场产生越来越多的环保资产,而央行介入这些市场,它们最终将拥有更多的环保资产,即使它们不是变化的驱动力,但我确实认为,在这一点上,央行应该保持中立。”

欧洲资本市场态度积极

记者:UBS在达沃斯论坛期间发布的有关气候变化的最新报告显示,目前用于气候融资的6000亿美元,还不到使世界能源供应脱碳所需资金的五分之一,考虑到融资困难,你对欧洲市场为何依旧十分积极?

魏柏昻:在欧洲,可以看到各方政府已经做出重大改变。譬如在德国所进行的能源转型。欧洲的金融部门和企业在这些(转型)链条中处于领先地位。

其原因在于,欧洲消费者正在要求不同的产品。消费者对气候变化有很强意识,同时他们也是选民,通常每四到五年,他们可以通过选票表达政治意愿,但是作为消费者他们每天都在表达其选择——寻求更可持续的绿色产品。

因此在欧洲,企业和金融机构经常能从公民身上得到及时的、最新的要求——即我们需要朝某个特定方向发展。

譬如在德国,很可能在历史上首次,我们会在下一届政府中看到绿党占据很大部分。

因此,可持续性这件事虽然在进入政治领域时花费了一些年的时间,但现在正在实施的政策的确是在变化的。

记者:你的意思是,除了默克尔政府投入约860亿欧元在铁路基础设施的计划之外,德国未来还会升级投资?

魏柏昻:(默克尔政府的计划)是要在公共交通方面,建设更具可持续性的基础设施。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在中国,造成污染的主要因素之一是个人交通,尤其是在市中心地区。

德国政府希望在很大程度上消除城市中心的个人交通,这个问题在农村地区通常别无选择,但在城市的内城区,公共交通的整体质量是个人选择是否拥有个性化出行选择的决定原因。

德国的选择是促进这种转变,以减少个人交通所产生的污染并真正投资基础设施。虽然花了很长时间才达到当下这一点,但这一状况正在发生,且将是变革性的。

德国下一届政府则将做更多的事情。现在的反对党之一绿党的支持率很高,而在德国的一些州中,他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州政府(譬如巴登-符腾堡州),且正在经济转型方面领导项目。总之,这是未来有可能在德国发生,并在加速发生的事情。

记者:欧洲投资银行(EIB)从2021年底开始“终止对化石燃料能源项目进行投融资”的声明被视为一个表示,即未来各多边融资机构对传统能源逐步限制融资渠道的大势已定,你认为EIB的举措是否会引发更多的效仿行为?

魏柏昻:我们看到在欧洲,EIB实际上只是在专注于欧洲主要发达经济体上的投资,这些都是成熟市场和工业国家。

同时,从许多公共市场上逐步淘汰化石投资,并将其纳入绿色投资组合,这在许多新兴市场中是可能的。不过新兴市场发展程度还不那么先进,因此不可能在一个单一的时间点全部淘汰替代能源。

当然,如果银行和开发银行不为能源效率转型提供资金,那么可能许多公司会保持当前的生产计划,并继续维持一些标准和排放量。

因此,我认为许多开发银行将有明确的目标来促进能源转型和投资的脱碳,但很少有人将其归零。重要的是它们减少风险敞口的下滑路径,而不是去归零,当然在这一点上成熟经济体比许多发展中经济体更容易做到。

央行应保持中立

记者:欧央行在1月底正式宣布启动货币政策战略评估,此前拉加德主张将环境问题纳入央行职责。这件事情引发了争议,你对此怎么看?

魏柏昻:各国央行可能会有些担心。譬如如果执行过一段时间量化宽松(QE)后,你可以查看与气候相关的敞口,但是在结束量化宽松时后,难道就不再投资与气候相关的风险敞口了么?

我认为,央行需要了解,更重要的是,为全球金融准备好市场基础建设,央行和监管机构的角色应有助于将金融转变为绿色金融,使得资产市场层次更深、流动性更强。

在不断变化的金融市场中,监管机构和央行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来协助私营部门,而不是作为这些资产的买主或卖主发挥积极作用。

记者:那央行怎么样在气候变化方面实现它们的目标呢?

魏柏昻:如果市场产生越来越多的环保资产,而中央银行介入这些市场,它们最终将拥有更多的环保资产,即使它们不是变化的驱动力,但我确实认为,在这一点上,央行应该保持中立。

我认为,执行货币政策的央行必须具有一定的中立性,但是作为监管者,它们当然可以激励银行和其他投资者进行非中性融资,并从根本上促进这种路径。

因此,我认为央行监管机构的作用是促进私营部门的转型,而不是通过对自身资产负债表的有限影响而取得进展。

当然,如果它们想更密切地监控金融标准、投资以及它们自己的投资组合,避免对没有良好碳足迹的资产进行最佳投资,这绝对是可行的。


来源:中国金融信息网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