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风灾、汶川地震十周年 防患应在未然时

2018-05-14

今年的五月是缅甸遭受“纳尔吉斯”风灾,以及中国四川发生汶川大地震十周年。回顾过去的十年,联合国国际减灾战略署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办事处主任吉拉德特(Loretta Hieber-Girardet)表示,受灾国家和整个亚太地区在抵御灾害风险,降低灾害影响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要应对城市化和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新挑战,还需要基层社区做出更多努力。

2008年5月2日,强热带风暴“纳尔吉斯”在缅甸登陆,在南部人口稠密的伊洛瓦底三角洲刮起每小时数百公里的大风。这场史无前例的风灾给缅甸带来重创,导致240多万人成为灾民,79万多所房屋被毁,超过14万人死亡。

十天后的一个下午,一场里氏八级的地震让中国的四川地动山摇,位于四川省会成都市西南80公里处的震中汶川县,成为了全中国人至今无法忘却的名字。据中国政府统计,大地震共造成近7万人死亡,1万8千多人失踪,4千多万人口受灾。

blob.png

世界银行资料图片/Wu Zhiyi 四川省汶山2008年地震后的景象。

吉拉德特表示,这两场严重的自然灾害给政府和全社会敲响了警钟。

吉拉德特:“强热带风暴‘纳尔吉斯’是缅甸所经历过的最大的热带风暴之一,遭受风暴袭击的三角洲平原上,防洪护堤的红树林被完全摧毁,居民暴露在大规模破坏之下,有超过14万人在这场灾难中丧生。而在四川发生的地震当中,由于部分学校的校舍倒塌,有1万多名儿童不幸丧生。这两场大规模的灾害一共夺走了20多万人的生命,造成了上千万乃至上亿美金的经济损失,假如减少灾害风险的措施能够更加到位一点的话,灾难所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都会减少。积极的一面是,经历灾难之后,缅甸和中国的政府都采取了相应的措施,以应对自然灾害的风险。缅甸设立了全国减灾行动计划,不只针对灾害的短期影响,而是更加注重长期发展,提升灾害应对能力。而中国则对包括学校在内的公共建筑物执行了极其严格的建筑规范。”

吉拉德特指出,对于正在蓬勃发展的亚太地区而言,通过改进基础设施来增加抵御自然灾害的能力,是一项非常有效的策略。

吉拉德特:“亚太地区正在经历一段经济迅猛增长的时期,基础设施不断得到兴建,对于加强灾害适应能力而言,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人们在2030年将会用到的基础设施当中,有六成现在都还没有开始动工,因此,倘若要确保道路、通讯设施、水电管网、学校、医院和水坝等设施能够抵御未来将会发生的洪水、地震和台风等灾难,现在就是采取行动的关键时刻。这需要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也需要私营部门更加明确自身的责任,在对基础设施进行投资时,就将风险预防能力纳入思考范畴。”

另一方面,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加速了气候变化和人口的城市化,为自然灾害的预防和应对带来了新的挑战。

吉拉德特:“亚太地区正在经历飞快的城镇化,城市人口的数量正在大幅增长。到2050年,将有超过60%的人口居住在城镇环境或城市之中,其中二线城市的人口增长尤为迅速。急速的城市化带来了额外的风险,因为这一趋势让更多的人暴露在自然灾害的威胁之下,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里,一场大规模的灾难就能带来大量人员伤亡和巨额经济损失,因为城市也是经济发展正在发生的地方。另一大威胁则是气候变化,气候变化使得自然灾害的发生频率越来越高,破坏程度越来越大。城市化与气候变化两个因素相互叠加,让亚太地区所面临的灾害风险不断升高。”

吉拉德特强调,面对自然灾害,不只是国家政府,城市、社区、私营部门、民间社会和非政府组织都必须加倍认识这一风险,在做出规划决策的时候,就要考虑防灾减灾的需求。

吉拉德特:“我想要呼吁的是,每个人从身边做起,首先明确自己所在的社区正在发生什么,正在面临什么样的灾害风险,是森林火灾还是暴雨山洪。在明确风险之后,下一步便是思考有没有应对这些风险的计划。我所说的不只是为灾难所做的具体准备,而是长期的发展规划和决策,比如要在哪里修路,要在哪里建造校舍,如何确保机场不会被洪水淹没等等。我们需要用一种全新的思路来看待防灾减灾,在做出投资决策的时候,就把应对自然灾害的需求考虑在内,而不是等到灾难真正发生的时候才开始抢救。我举个例子,现在有许多社区正在海岸沿线建立起来,因为大家都喜欢看海景,然而一旦发生暴雨洪水或是海啸,这些社区便会首当其冲受到影响。所以我认为,虽然国家层面的防灾措施已经取得了不少进展,但我们更希望看到基层社区采取更多行动。”


关于联合国国际减灾战略署

联合国国际减灾战略署(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Strategy for Disaster Reduction, UNISD)成立于1999年,总部位于日内瓦,是《国际减少灾害战略》的执行机构,也是联合国系统内减灾工作的协调机构。


来源:联合国新闻网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