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祥琬院士:美国走了《巴黎协议》还在

2017-06-19

  美国当地时间6月1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用损害美国经济而去“赢得外国和全球活动家赞扬”的《巴黎协议》sayno。美国以退出《巴黎协议》的方式,支持本国发展煤炭和石油工业,促进美国经济增长与就业,引起国内国际社会一片哗然。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美国退出《巴黎协议》所带来的变化和影响?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巴黎协议》依然会坚持什么……为了解答这些问题,本刊记者对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进行了专访。

  变

  中国石油石化:杜院士,您好!您怎样看待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议》所产生的变化和影响?

  杜祥琬:美国退出《巴黎协议》的影响和变化体现在三方面。

  首先,最直接的影响在于对美国的国际信誉和道义形象造成伤害。《巴黎协议》是在2015年12月召开的全球气候大会上,由包括美国在内的195个国家共同努力,达成的应对气候变化的文本。美国作为成员之一,应当履行自己所承诺的责任。

  其次,美国退出《巴黎协议》,将对美国国家层面应对气候变化政策和能源政策造成实际影响。但这种影响是部分的,并非能对美国应对气候变化和能源政策产生自上而下的整体性影响,因为美国很多州的气候变化政策和能源政策是具有一定独立性的。

  最后,美国退出《巴黎协议》,将对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谈判、履行《巴黎协议》进程的有效性和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力度产生一定影响。因为气候变化是真正需要所有参与国认真对待的事情。美国的退出,增加了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负担和应对气候变化谈判的难度。世界各国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来推进应对气候变化进程和谈判。包括通过五年一度的审评不断提高各国应对气候变化力度,完成全球升温不超过2度甚至1.5度的目标;在气候变化谈判进程中,会出现一些新的困难,都增加了世界各国所需要付出的努力。

  中国石油石化:退出《巴黎协议》后,美国的气候变化和能源政策走向会有怎样的变化?

  杜祥琬:特朗普主张复兴煤炭业,增加对煤炭的利用。他否定了奥巴马的《清洁能源计划》,承诺支持发展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对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想法也与奥巴马不同;甚至奥巴马在任期间,美国做出的国家自主贡献承诺在他这里也不算数了。美国不兑现之前的减排承诺,可能也将免除向应对气候变化提供资金和科研投入。这些变化会对美国的气候变化政策和能源政策产生一定影响。

  虽然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议》的行动已经影响到美国的气候变化和能源政策,以及能源资金的倾斜,但退出行动的完成是需要时间的,美国退出行动的未来发展还有待观察。

  不变

  中国石油石化:在您看来,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不受美国退出《巴黎协议》影响的方面有哪些?

  杜祥琬:首先,气候变化科学不变。气候变化科学是客观的,理论基础是坚实的,各种实际测量对气候变化理论的验证是越来越肯定和明确的。

  对气候变化的科学认识包含三个层次:一是对气候变化本身的认识,即气候到底在发生着什么变化。一方面,有许多观测事实、变暖趋势和极端天气频发等大量数据为依据,另一方面,有坚实理性认识的现代气候变化科学为理论基础。二是现代气候变化的原因包括人为因素和自然因素。人为因素是人为活动导致大气温室气体浓度升高;自然因素包括海洋对CO2的吸收,等等。气候变化是二者相互作用产生的结果。当代的气候变化研究注重人类活动因素,因为人为因素对气候变化的影响越来越明显和紧密。三是气候变化的影响与后果有利有弊,但气候变化对人类和地球造成的不利影响越来越严重,最后的发展会导向发生灾变的临界点。

  其次,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大趋势和大方向不变。应对气候变化是为了全球和全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引导世界走绿色低碳发展道路。这个大趋势是改变不了的。因为,这是全世界命运共同体可持续发展本身的需求。

  再次,包括中国、欧盟在内的全球100多个国家还会为继续履行《巴黎协议》而努力。虽然中美两国的气候变化合作会受到一定影响,但中国与欧盟、“金砖五国”和其他各国合作推动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会继续。

  向前看

  中国石油石化:据悉,美国三大州——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州有可能结盟,努力维护《巴黎协议》;而像埃克森美孚和BP这样的传统石油企业也对《巴黎协议》表示支持。您如何看待美国国内的这些反映?

  杜祥琬:在美国,很多州政府的气候变化政策和能源政策具有一定独立性。特朗普想要大力发展煤炭业,但天然气和页岩气目前在美国比煤炭还便宜。所以,特朗普能否完全按照自己所希望的去振兴煤炭业,就不仅是政府之手在起作用,而且要考虑到市场这只手的作用。至于一些大的能源企业也不是完全认同美国退出《巴黎协议》。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国际企业、市场、美国地方政府和城市各有各的利益,不是所有的企业、市场和美国所有的州都跟着特朗普的能源政策转。

  中国石油石化:中国和美国是世界上应对气候变化的两个大国。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议》,原本由美国承担的责任要由谁来承担?

  杜祥琬:一个世界大国要尽责任。美国作为发达国家必需承担应对气候变化的相应责任。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会继续履行自己承诺的责任。但中国和国际社会可能要多费口舌,给美国施加压力,把美国拉回到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中来。但这不等于美国不干的事要由别国来干。世界不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不存在美国不领导了,让中国来领导。我们主张共同携手、合作共赢。这是我们的态度。

作者:郑丹

来源:中国石油石化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