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正处于政治、经济、科技破局的交叉线上

2018-05-04

美国能源政策由长期战略转向实用、短视、自利,就一下子把这些年人们对新能源发展的畅想乃至各种线性的描绘拉回了地平线。美国向来注重能源的长远发展战略,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在其撰写的《无畏的希望》一书中就指出“一个控制不了能源的国家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未来”。基于这样的能源发展理念,历届美国总统都将追求能源独立作为其能源政策的最重要目标,为此,美国采取能源外交、控制能源产地、控制能源通道、建立石油战略储备、石油美元机制等各种手段实现其能源战略目标。从小布什时期开始,发展新能源被纳入美国能源战略,奥巴马时期更是把发展新能源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小布什和奥巴马的连番推动下,美国LED、风电、光伏和电动汽车都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步,特别是2008年以来,美国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已经增加了3倍,包括水电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在美国电力需求中的占比从10年前的8%提升到2016年的15%(可再生能源在全球电力需求中占24%),其中,风能和太阳能的发电量自2008年以来增加了300%,而同一时期内,来自煤炭的能源份额从近50%下降到30%。虽然有分析认为,特朗普的政策不会改变世界向清洁能源转变的大趋势,也无力把世界重新带回煤炭时代,但不可否认的是,特朗普的突然转向将改变传统能源不断被削弱的态势,转而对新能源的发展形成抑制,此前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的发展势头势必减缓。而由国家推动的煤炭“反攻”显然让人始料不及,此过程将不乏变数。

除了美国节外生枝,中东石油向来是多变之地。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储产地(该地区石油探明储量占到世界总量30%以上),中东地区原油出口占世界总出口的35%左右,是原油供应市场上最重要的一支力量,在世界原油市场上的地位举足轻重。然而,中东地区内外矛盾重重,地区摩擦不断、恐怖势力泛滥、大国博弈等互相叠加,已是世界上政治格局最复杂,社会最动荡的地区之一,从而也成为世界石油市场的常态扰动因子,牵引着世界石油市场随之跌宕起伏。过去,美国在中东地区拥有绝对主导权,OPEC也曾一度掌控世界石油市场的话语权,石油市场尚能大致被管控,但如今随着中东混乱的加剧,美国在中东地区影响力减弱,新兴力量崛起,美国、OPEC、俄罗斯、中国都难以单方面掌控住中东石油局势。换句话说,中东产油国地位仍不可撼动,但石油市场的变化却无人能够左右,各种力量的碰撞让整个能源市场充满不确定性。

虽然外部力量变幻多端,但就能源需求本身而言,目前仍处于弱势横盘。2016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费估计达128.6亿吨油当量,同比仅增长0.8%。这样的能源消费量是与主要经济体弱复苏、全球经济2.2%的低增长相匹配的。鉴于全球尚未找到新的经济增长引擎,主要经济体经济弱复苏和全球低增长仍将延续,能源需求弱增长的态势难以逆转。如此需求态势下,能源市场价格变化更多受外部力量影响。这也就意味着,由于缺乏强有力的市场需求作为支撑,能源炒作也将失去“定盘星”,更多追随外部力量“随风起舞”,跌宕起伏。而在全球各种矛盾冲突不断、地缘危机动辄濒临触发边缘的态势下,能源市场的变数将在炒作中被加倍放大。

即便如此,能源发展并不会因而变动不居,无迹可寻。在纷繁多变的表象背后,石油、煤炭、天然气、新能源四分天下时代将不可阻挡地到来。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的数据,在全球能源消费中,石油占全球能源消费的32.9%,煤炭占比29.2%,天然气占比23.8%,风能、太阳能等非化石能源占比为14.1%,总体上前三甲占据统治地位,新能源占比较小,但这也预示着未来新能源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虽然特朗普为了发展煤炭促进就业而宣称气候变化是中国的阴谋,但却无法改变发展新能源已经成为全球共识的事实。而且,由于长期以来美国国内对于气候变化的预期判断、能源使用的环境影响一直未达成较为广泛的共识,因此美国政府并非是推动新能源发展的主力,即便自2008年以来美国新能源快速增长,但其发展速度仍落后于欧洲和中国。2015年中国可再生能源领域就业总数为350万人,而美国只有76.9万人;2015年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以1029亿美元(占全球可再生能源总投资的36%)排在全球首位,美国则以441亿美元的投资额位居第二。因此,特朗普的改弦更张并不会逆转新能源继续提升的势头。更何况,政府只是推动新能源发展的辅助力量,全球对发展新能源的诉求以及市场需求和资本才是新能源发展的根本动力。更关键的是,如今新能源技术不断发展,对政府支持的依赖性也在减弱。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2015年初发布的《2014年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报告显示,即使抛开新能源补贴或油价下跌的影响因素,生物能、水能、地热能和风能发电成本已可与传统的煤、油、气等化石燃料发电相竞争。中国、北美及南美,公用事业级光伏发电成本均降至化石燃料发电成本范围内,在无财政支持的背景下,最具竞争力的公用事业级太阳能项目的电力价格达到每千瓦时0.08美元。诸多国家陆上风电已成为最具竞争力的可用电力来源之一。随着新能源技术的突破、成本降低,其未来发展势必提速,加速抢占石油、煤炭等传统能源的市场份额。基于此,从中长期趋势看,石油横盘、天然气增长、煤炭减速、新能源猛涨。毕竟,煤炭属于高碳能源,是重要的污染源,因此,煤炭是首要的被替代能源;而天然气由于属于清洁能源,随着其使用成本的降低,未来还将有较大的发展空间,至于石油,由于是工业血液,其地位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还难以被撼动。

这一趋势在中国的体现将尤为突出。目前,在中国能源消费结构中,一度被认为是“神奇的乌金”的煤炭,在中国一次能源中的比例高达62%(2016年数据);石油占比18.2%;天然气占比6.3%;水电、风电、核电等能源占总能耗的13.5%。事实上,在能源结构转型的政策导向下,近年来已经处于煤炭占比压缩、新能源、天然气占比提升、石油占比相对稳定的态势,而在日益严峻的生态环保压力下,煤炭占比将持续被压缩,而持续大规模的新能源投资将推动中国新能源消费加快增长。此外,属于清洁能源的天然气在中国能源消费占比中远低于世界水平,照理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但受制于持续的成本上扬和社会认知偏见,其发展速度一段时期内难以匹敌新能源。不过,在发展清洁能源的导向下,这种局面会逐渐扭转,能源消费四分天下的格局也将随之加快兑现。而中国能源发展的这一变化无疑将深刻而长远地影响世界能源发展方向和格局。

来源:澎湃网 作者: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

Website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