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茨基金会CEO:气候变化对可持续发展有关键影响

2023-09-21

9月18日到9月24日,联合国大会第78届会议在纽约拉开大幕,一系列重要峰会和高级别对话在此期间举行。今年的联大主题为“重建信任,重振团结:加紧行动,落实《2030年议程》及其可持续发展目标,为所有人推进和平、繁荣、进步和可持续性”。

此次会议期间,世界各国将审查《2030年议程》及其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落实情况,对2030年之前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所采取的变革性加速行动提供高级别政治指导。会议成果将经过谈判形成政治宣言。

这也是世界在走出新冠大流行后,面对重重危机之际的一次重要国际会议。

9月20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召开“气候雄心峰会”,呼吁各国政府、企业、城市和地区、民间社会、金融机构的每位领导人挺身而出,应对越来越紧迫的气候危机。

同日,联合国大会主席与世界卫生组织协作,召集多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举行大流行病预防、防范和应对高级别会议,并通过一项政治宣言。该宣言旨在动员国家、区域和国际各级的政治意愿,以预防、防范和应对大流行病。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慈善机构,也是公共卫生和气候变化应对的积极参与方,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今年的目标守卫者活动与联合国大会同一周在纽约举行。目标守卫者大会着重探讨全球当前和未来能够采取哪些具体行动和发展融资新方式来实现全球目标。今年的参会者包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肯尼亚总统威廉·鲁托、比利时首相亚历山大·德克罗、比尔·盖茨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400多名年轻创变者。

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马克·苏斯曼(Mark Suzman)近日接受了采访,谈及对于可持续发展目标、气候变化影响,以及如何预防下一场大流行病等诸多重大问题的思考。

“盖茨基金会发布的年度《目标守卫者报告》显示,虽然可持续发展目标进程已经过半,但在我们追踪的18项指标中,无论是贫困、性别平等、教育、粮食安全,还是健康和气候等所有指标,全球均偏离了轨道,”苏斯曼说,“但我们也看到,创新、投资和世界各地富有热情的创变者们开展的非凡工作有可能扭转当前趋势,其中包括今年报告的主题关注母婴健康——到2030年多挽救200万母亲和婴儿的生命。”

气候变化是关键领域

盖茨基金会今年发布的《目标守卫者报告》显示,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3(良好健康与福祉)的各项指标的进展趋势自2015年以来,尤其是新冠疫情发生后产生了令人忧心的逆转。

非洲一直是盖茨基金会工作的重点地区之一。苏斯曼在今年7月访问了东非的肯尼亚,与当地的民众和合作方进行了深入的交流。9月9日,北非国家摩洛哥发生强震。9月10日,利比亚遭遇飓风袭击后引发洪水,两场灾难均造成巨大人员伤亡。苏斯曼本人出生于南非。他告诉澎湃新闻,非洲乃至全世界有多重危机正在同时发生,包括地区冲突,气候变化和各种流行病。其中气候变化是一个关键的领域。

“由于气候变化,我们看到更频繁的干旱和洪水。东非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最近经历了历史上最严重的干旱。尽管这是一个经常发生干旱的地区,但他们从未经历过连续五年的干旱,这导致了大量牲畜的死亡,使世界上最贫穷的农业社区陷入贫困,其中大部分人是农民。而洪水等极端天气事件使当地卫生服务不堪重负,感染传染病的人数激增。”苏斯曼说。

全球三种导致死亡人数最多的传染病: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正在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例如,疟疾正蔓延到非洲的高原地区,这些地区以前对于携带致病寄生虫的蚊子来说太冷了,但全球变暖使得蚊子的活动范围在向更高的纬度和海拔迁移。

苏斯曼介绍, 由于当前气候变化的背景,基金会参与支持建立更多关注如何做到气候适应的研究和开发机构。例如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就是一个研究开发更有效抗旱和抗洪的种子和牲畜的机构,为小农户提供工具和培训,提高农业生产率。

“举个例子,我在肯尼亚访问的一个项目称为‘两用鸡’——帮助当地的鸡更有可能在干旱中存活下来。鸡是营养、鸡蛋和肉的重要来源,也是小农的收入来源。这样就产生了经济回报。”苏斯曼说。

苏斯曼还以中国为例,进一步解释道,“中国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很多减贫工作都是建立在提高农村小农生产力的基础上的。”

如何防止下一次全球流行病

在过去三年多的新冠大流行期间,盖茨基金会在疫情应对的各个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苏斯曼告诉澎湃新闻,从这次大流行中人们可以学习到的主要教训之一是,流行病是全球性的。因此,我们需要全球团结和共同行动。“然而让我们沮丧的是世界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说。

盖茨基金会是疫情初期启动的旨在让全球所有人公平获得新冠疫苗的倡议(COVAX)的主要发起者之一。 COVAX的初衷是让全世界团结起来,汇集资源和专业知识,确保患病和死亡风险最高的人优先获得治疗或疫苗。然而最终这一计划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我们最初的设想是,一旦疫苗问世,把它们优先提供给每个国家风险最高的10%人口,确保他们能够接种疫苗。然而现实中发生的事情是,尤其西方许多高收入国家,每个国家都去购买自己的疫苗,签订自己的合同。最终许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非洲国家,完全被排除在疫苗市场外。”苏斯曼说道。

“对我们来说,一个关键的教训是,你需要有能力去做研发,能准备好疫苗给全球共享,可以对任何疾病做出反应。”他说。

去年的 G20峰会上曾有一个专家小组撰写了一份关于如何防止新的全球流行病的建议报告。苏斯曼就是该小组的成员之一。

他表示,报告建议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维持研究、制造潜在疫苗和治疗方法等。并且提出全球每年提供100亿美元建立监控和识别新病原体暴发的系统,让它们能汇集各项研究并迅速转变成疫苗和治疗方法且将其制造出来。

理想情况下,世卫组织能够建立一个称之为“全球卫生应急”的核心团队,他们是一小群训练有素的应急人员,如果有疫情暴发,他们能够迅速介入并提供支持,几乎就像一个应对全球流行病的消防队。同时,他们能够支持国家层面的工作,跟踪和识别疾病。

“不幸的是,全世界并没有给予足够的回应。尽管世界银行成立了一个新的流行病基金。中国和盖茨基金会都已向该基金提供了捐款。但是目前资金池只有大约16亿到18亿美元。它刚刚开始实施第一批拨款,用于支持增加建设流行病防备设施。但这远远不够。”苏斯曼说,“要防止下一次大流行,我们需要大幅度增加投入规模,因为一定还会有下一次大流行。”

中国的积极参与支持

在应对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防范上,中国都与盖茨基金会有着深入的合作。

苏斯曼表示,在气候变化对农业影响的应对上,盖茨基金会已经和中国农业科学院合作多年。“中国有一些世界上最好的水稻研究。现在西非是世界上最大的大米进口地区。但他们缺乏种植更多水稻的能力。我们与中国农业科学院合作,培育在西非的气候条件下更高产的水稻品种,并已经开始推广。”他举例道。

苏斯曼认为,尽管热带地区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最小,但许多非洲国家受到的影响却最大。因此,非洲地区需要建立长期的气候适应和恢复能力。实际上,预防比应对危机更好。

在公共卫生方面,西非曾多次暴发传染病危机。在2015年的埃博拉疫情中,中国对非洲应对这场危机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埃博拉病毒目前只能通过与病人有密切接触才会感染。但如果埃博拉是一种像新冠一样的呼吸系统疾病,并且如果在没有被发现的情况下传播了数周,那可能就会对全球造成灾难性的影响。”苏斯曼说道。

因此,盖茨基金会一直支持并与非洲,亚洲,拉丁美洲的国家合作建立新发传染病的监测系统,以便能够迅速识别这些疫情。

在埃博拉危机后,非洲成立了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中国给予了坚定的支持和帮助。苏斯曼认为,这些机构需要得到加强,这样它们才能真正成为全球公卫体系的一部分。

“本周在联合国大会上有关于流行病防范的会议。我十分关注,因为我希望在活动中各国领导人能做出一些令人振奋的新承诺。但目前,我还没有看到太多方面积极的信号。”苏斯曼说。


来源: 澎湃新闻  作者: 本站 浏览次数: 505

Website

公众号